自动驾驶测试员的日与夜:白天老司机 夜晚酒吧老板们

  • 时间:
  • 浏览:5

自动驾驶仪测试者日夜:白天老司机,晚上酒吧老板

《时代周刊》上海记者李静

31岁的程震正在经历“双重人生”。

灯光摇曳,气氛微醺。每天晚上,他都是休闲酒吧老板;但在白天,他变成了一个冷静细致的自动驾驶仪测试员。

这是他的非典型职场。年初,由于疫情爆发,程真的酒吧被迫停业。于是在3月份,经过严格选拔,他成为了一名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员。他的主要工作是评估和反馈自动驾驶系统在实际路况下的响应,帮助工程师解决自动驾驶车辆在实际路况下的问题。

“用自己的驾驶经验,教这辆车真正做到无人驾驶。”9月9日,程震向《时代周刊》记者——自动驾驶汽车的“老师”描述了他的工作

“电脑会出错,所以人一定要完美,不能出错。”这看似违背大众常识,实际上发生在自动驾驶行业。

“如果我们想真正实现高级无人驾驶,我们需要覆盖所有场景。在这些场景中,大量的测试人员必须跟随自主车辆来发现问题。”上塘科技的R&D高级经理李益康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测试人员的工作对于无人驾驶技术的迭代非常重要。可以说,这是实现高水平无人驾驶的基石。”

“滴滴自驾车辆的测试人员都有严格的入职和培训标准及规范。最终录取率不到1%。”9月7日,滴滴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刊》记者透露。

自动驾驶正在前进,行业需要更多的“完美老师”。

老司机转行了

程真没有受过训练,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对自动车产生依恋。

大学时,程震学的是食品安全与检测。毕业后,程震试图成为一名摄影记者和食品安全检查员,与自动驾驶行业几乎没有交集。

但程真确实是个“老司机”。2014年左右,程震在一直学习生活的临港开了一家酒吧,和朋友一起玩改装车,生活丰富多彩。

“当时我们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对车做了一些改装。完工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和朋友们一起试用。特别有意思。”回忆起那段时间,程真还是很激动。

因此,程震对汽车的零部件和结构特别熟悉,有着丰富的驾驶经验,成为自动驾驶仪的敲门砖。

今年年初酒吧打烊的时候,程震无意中在招聘网站上刷了自动驾驶测试员的上唐科技,然后就去面试了。由于驾驶经验和电脑操作熟练程度符合招聘要求,最终顺利被录取。

“这在当时是意料之外的。”程震承认,玩改装车和做自动驾驶测试仪不一样。玩改装车是修改车的硬件,而自动驾驶仪是训练车的行为,训练系统软件,更有挑战性。

有趣的是,程真的新事业经常引起朋友们的好奇。“和朋友聊起做自动驾驶仪测试员,他们的第一反应是真的能自动驾驶?工作内容到底是什么?总是挑起一场讨论。”程真说。

9月2日,《时代周刊》记者面对面采访了程震,和往常一样,他想测试自动驾驶汽车。他坐在副驾驶或者车后座,有时候观察自动驾驶试驾车的驾驶状态,有时候在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标注检查,整个过程他都很专注。

程真每天都重复这个详细的测试。

教徒弟饿死?

入职后,车队交给程震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保护司机。简单来说,驾驶就是帮助自主车辆与其他车辆保持安全距离。

程真很久没有做这个基础工作了。在不断的训练中,他对自动驾驶车辆的认知能力很快得到了体现。“我能很快理解测试需求,并能提出一些改进建议,很快适应测试人员。”程真说。

程震承认,这份工作和当时加入工作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我认为这是一份非常激动人心的极限挑战工作,但事实上它需要冷静和严谨的工作。”

做一个“完美的老师”不容易。他把自己的工作比作“玩怪升级”。

在自动驾驶考试的过程中,程震需要不断总结自己在试驾过程中所能察觉到的细微变化,并结合多年的驾驶经验,将问题记录下来反馈给工程师,让自驾车辆更智能、更舒适。

在试验田里,程震和他的同事们将测试十字路口、行人闯入车道和道路障碍物等各种场景。保持精力充沛和思维敏捷。

这不是机械劳动,机器是没有生命的,但人的思想和判断不是。

程震说,安全第一是原则,但不能反应过度,影响测试效率。程震将与工程师充分沟通,为日常测试内容做准备。

“与工程师沟通的过程也充满乐趣。虽然有些工程师学历很高,但是没有开过车或者驾驶经验不足。我们的测试人员捕获的内容可能不会被工程师理解,他们会‘激烈地’讨论并试图说服对方。”程真笑着说,最好的改进方案最后都会找到,但是过程太有趣了,大家都在思维碰撞。

短短5个月,程震就觉得自己在自动驾驶仪测试员这个职业中找到了一个“另类”的刺激。

"不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这个过程是非常充实和富有挑战性的."程震告诉《时代周刊》记者:“现在你的顺滑感是不断考验的结果。刚开始没测试过的车可能会让骑手吐槽不舒服。”

“现在的自驾车还是个傻孩子,需要更多的老司机一起教。这些大师通过我们开发的一些测试反馈工具和工程师,在测试过程中给汽车传授经验。改进,自驾的车可以越来越好。”李一康说。

但是如果自主驾驶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安全性提高了,测试人员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会不会出现“教徒弟饿死”的情况?

“不用担心被淘汰。”程真说:“自动驾驶系统更新非常快。比如市区的驾驶场景,高速驾驶场景都要经过反复测试,这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当自主车成熟后,会创造更多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岗位。我对计算机和代码的理解会提高,现阶段应该继续学习。”

队伍在不断扩大

除了上唐科技,阿里、腾讯、百度、文远智星、滴滴出行等一批国内领先的科技公司也在加大对自主驾驶方向的投入,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自主驾驶测试仪这个新的职业。

李一康告诉时代周刊,上唐科技有几十个自动驾驶仪,而且数量还会继续增加。

目前,滴滴自动驾驶公司在全球拥有100多名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安全员,年龄从20岁到40岁不等。

9月4日,安徽省合肥市公布第一批智能联网车辆公开路试牌照。大众、江淮、百度、滴滴、商汤等十二家公司获得路试牌照。

可以预见的是,自动驾驶仪测试人员的专业队伍将继续扩大。

李一康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他预计未来五年,随着自主驾驶行业的发展和商业化前景逐渐明朗,无人驾驶公司将需要更多的自主驾驶车辆来验证技术和贯穿商业模式,对自主驾驶测试仪的需求肯定会增加。

得益于程震等自动驾驶仪测试人员的基础工作,上唐科技开发出了具备感知、分析预测、决策规划控制、无人车高精度定位能力等技术能力的L4级自动驾驶仪解决方案。

其实自动驾驶仪测试员是自动驾驶仪领域的入门级工作:技术门槛低,招聘人群广。其实很多看似神秘的自动驾驶仪测试器都是不同行业的人做的。

《时代周刊》记者在直接招聘boss上搜索上海地区自动驾驶安全员/检测员的职位,月薪70-10000元。其中滴滴给的月薪7000-10000,发15个工资;马骁智行8000-10000元。

“我的同事来自各行各业。有几个以前是传统车厂的新车检测员,有的是滴滴司机,但共同的特点是驾驶经验充足。”程真说。

9月2日,在传统车厂广汽Fick做新车检测的“老司机”程江波告诉《时代周刊》,在传统车厂,检测新车会去一些寒冷、极端的环境。现在作为一个自驾测试者,虽然看起来没那么刺激,但是测试内容更有挑战性。

《时代周刊》记者从滴滴获悉,33岁的李和已经当了三年公交车司机。经过两个多月的理论和实践训练,他成了李和,自动驾驶考试的安全员。他觉得自己“进化”了,成了自动驾驶系统的一部分。

李一康承认,在技术迭代的过程中,仍然需要大量不同层次的劳动者参与,尤其是像自主驾驶这样庞大的项目,不是一群简单的医生就能完成的,而是需要各行各业、各种工种的配合。

但是这项工作虽然门槛比较低,但还是需要大量的培训和考核。

“一般来说,你需要有多年的驾驶经验,入职后需要经过一到两个月的理论课程培训、实车培训和考试,比如防御性驾驶、自动驾驶系统,以及一些高效的沟通方法和文字。理论测试和实车测试都通过之后,就可以正式成为自动驾驶测试员了。”上述滴滴负责人说。

在李一康看来,自动驾驶仪测试人员不仅需要丰富的驾驶经验,还需要性格沉稳,反应迅速,对新事物有热情。

“测试人员的职业生涯会持续很长时间。”上述滴滴负责人也表示,自主驾驶的大规模应用探索需要较长时间,部分路段可能不会长期无人驾驶。

现在程震在学习一些编程语言,也接触到了ADAS高级辅助驾驶车辆测试。在他看来,自动驾驶仪测试人员需要更强的学习能力,才能具备不断“玩怪升级”的能力。

在程真的职业生涯中,这个新工作带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