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变奏:两次7周批文下发不足10家 年内22家科创板其他企业终止审核

  • 时间:
  • 浏览:9

原标题:首次公开发行(IPO)变动:连续7周发布不到10项审批,年内有22家科技创新板企业终止审核

11月3日晚,原本于2020年11月5日申请在科技创新板上市的蚂蚁集团暂停a股和h股上市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蚂蚁集团在科技创新板上市过程中,a股审批发放速度也在放缓。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自9月4日以来,中国证监会每周发布的审批数为个位数。从10月31日到11月3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的批文只有两份。

在此之前,比如9月4日那一周,证监会发布的IPO审批和同意注册的IPO企业总数达到15家。在今年下半年(7月31日那一周)以来首次公开发行(IPO)获批和获准注册数量最多的一周,中国证监会甚至同意了18家企业的IPO申请。

目前还不知道蚂蚁集团何时重启上市进程。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随着蚂蚁上市的暂停,证监会发放批准文件的速度可能会加快,科技创新板的各项审计工作也将保持稳定的运行态势。

截至目前,科技创新板申报企业已超过471家,其中已有206家企业注册上市,其余企业中,已有23家企业提交注册,38家企业通过上市委员会审批,123家企业通过科技创新板查询,仅18家企业接受反馈。

从目前的审计节奏来看,科技创新局的审计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近期科技创新板块企业上市速度有所放缓。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20年以来,科技创新板已有116家上市公司,其中下半年(自7月起)上市的有75家,其中7月上市的有27家,8月上市的有22家,9月上市的有18家,10月上市的只有8家。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公司在11月份成功上市。

在这背后,从整个市场来看,证监会发放批准文件的速度也明显放缓,证监会发放批准文件,允许注册企业连续七周为个位数。

北京的一位投资银行家接受采访时指出:“审批放缓与蚂蚁上市的推进有一定关系,但也应该有补充半年报的因素。"

“随着蚂蚁集团暂停上市,与9月和10月相比,科技创新板的审核速度和证监会的审批速度可能会加快。”资深投资银行家王接受采访时指出。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科技创新板共有23家企业提交了注册申请,但尚未获得证监会的批准。最早的企业是天能电池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电池”)。

天能电池IPO申请于2019年12月30日获得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2020年7月6日获得科技创新板上市委员会审议通过。第二天,公司提交了注册申请。然而,到目前为止,天能电池的排队时间已经长达10个月,但要打开上市大门,仍然“遥遥无期”。

此前,天能股东的“突然持股”和高资产负债率的关联交易受到市场和交易所的关注。此外,今年5月,其母公司天能动力(Tian能Power)遭到卖空机构的攻击,并因严重的财务欺诈而受到质询。

此外,还有一些企业想提交注册,但经上海市委会议批准后无法进行注册。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布的统计数据,目前上海市委常委会议状态下的科技创新委员会中有34家公司。其中有22家企业参加会议超过半个月但未提交注册。

最大的时间跨度包括成都

除了部分企业审核流程放缓外,科技创新板今年还终止了22家企业的IPO申请,其中9家是2020年申报的企业。最早的申请人惠杰(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从2020年5月20日受理申请到8月10日,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主动撤回材料。

此外,今年有3家企业在注册阶段终止IPO。如博众精工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1日受理其IPO申请,并于2019年12月19日提交注册申请。但2020年4月24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终止科技创新板股票发行登记程序的通知,决定终止其发行登记程序。

另一个创新激光上市的例子也比较曲折。深圳创新激光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日接受IPO。2019年11月14日,创新激光IPO举行,创新激光于2019年12月27日提交注册。但等了10多个月,10月26日晚,创信激光主动撤回IPO申请。

另外,参加今年6月10日会议的天一医疗,6月18日提交了注册,但10月29日终止注册。

此前,证监会发布《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征求意见稿)》。根据规定,被检查对象的确定包括随机选择和问题定向两种方式。被检查对象在收到审核登记部门书面检查通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初始申请的,原则上不再进行企业现场检查。但企业撤回申请后十二个月内再次申请国内首次公开发行的,应当列为检查对象。

11月3日晚,上交所制定的《推动提高沪市上市公司质量三年行动计划》也指出,要深化“入口端”和“出口端”建设。深化科技创新板建设和注册登记制度改革,根据国务院财政委员会和中国证监会的部署,推进全面实施股票发行注册登记制度,从源头上保证上市公司质量。

一位接近交易所的投资银行家表示,由于大多数项目在审计查询中知道自己的问题,往往在与监管部门沟通的情况下选择自愿放弃,这种“自发退出”的趋势也反映了监管部门的市场化审计特征。

主编:陈SF104